關閉
邊發吉:雜技精神雜技夢
發表時間:2018-09-26來源:中國文明網

  他將文化內涵糅入雜技,創造了雜技的新型展現模式;他是中國雜技最高獎項“金菊獎”終身成就獎獲得者,他讓中國雜技走向了世界。本期《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文藝名家講故事》欄目對話中國雜技家協會主席邊發吉。

  毛遂自薦 我將愛好變成了終身事業

  我出生于河北肅寧農村,那時候我們那邊連電都沒有,更甭提看電影、電視了,于是看雜技成為了我獲取快樂的唯一途徑。我們老家有個“畫眉張”雜技班,我經常去看他們的演出,什么鋼絲上騎單輪車啊、頂缸啊、變魔術啊,這些節目我都經常看。

  如果說能把愛好變成事業,對很多人來說是夢寐以求的事情,那么1970年的秋天,就是我夢想成真的日子。

  記得那天我正在地里勞動,家里人跑過來跟我說肅寧縣雜技團正在招人,我扔下工具就跑過去應試了。因為父親喜歡拉京胡,平時耳濡目染,雜技團負責招錄的老師看我樂感不錯,就錄取了我。從那天開始,我正式成了肅寧縣雜技團的樂隊演奏師。

  后來,因為工作的原因,我被調到了河北省雜技團作為樂隊伴奏。上世紀80年代,隨著人們文化生活越來越豐富多彩,看雜技的觀眾越來越少,雜技團連年虧損,已經到了瀕臨解散的邊緣。我太愛雜技了,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劇團走向沒落,我就跟團里說:“我要當團長,我不要國家一分錢,每年還給國家交70萬。”要知道當時全團人的工資加起來也沒有這么多,所以很多人都反對我這么做。而且我當時只是一名樂隊伴奏員,沒練過一天的雜技,我能否當團長,引起了很大的爭議,最大的反對聲音就是“邊發吉不懂雜技”。面對質疑,我認為自己并不是門外漢,因為我相信藝術是相通的,音樂和雜技之間是有共同的東西的,我能當好伴奏員,也一定可以搞好雜技。

  繼承創新 將中國傳統文化融入雜技藝術

  我認為藝術這行,沒有一定的文化積淀和文化修養是搞不好的。童年的時候,受父親影響,我讀了很多的詩詞書籍。古風雅韻的長期浸潤,為我后來將傳統文化融入雜技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在我接手了團長的工作之后,對于雜技團今后的發展方向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河北省雖然是中國雜技之鄉,但從未在國際上摘金奪銀。我希望能創作出具有國際水平的節目,去角逐世界雜技最高獎。這就需要節目既有極高的難度,同時節目中要蘊含中國優秀傳統文化。這也給我們雜技演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前雜技演員只要完成規定動作就可以了,但是從現在開始,所有的演員必須會聽音樂,要理解音樂的內涵,這樣才能更好地理解這個節目,進而進行完美地演繹。

  1994年1月,我帶領團隊參加了雜技的世界頂級賽事——法國巴黎明日世界雜技節,我們的節目《清宮樂韻》一舉摘得了大賽的金獎——法蘭西共和國總統獎。我們的成功,讓世界觀眾欣賞到了中國雜技之美。

  過去有人說,雜技就是以人架物,完成常人所不能完成的超常動作。今天,我們把它顛覆了。我們雜技不但有情趣、有情節,還能完整的表達一個故事,這是雜技的一個大飛躍。

  以雜技為核,融和其他藝術形式,經過多種嘗試,我們又成功舉辦了《故鄉》《天緣》等大型雜技主題晚會,《黃粱夢》《狼牙山》《長劍歌》等精品戲曲節目接連出臺。

  建造場館 助推吳橋雜技節走向國際

  在河北省吳橋縣,有這樣的民謠:“上至九十九,下至才會走,吳橋耍玩藝兒,人人有一手。”這說明雜技是非常深入人心的。這么好的藝術,我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發揚光大,讓更多人喜愛雜技、了解雜技。

  我們在河北省體育館成功舉辦了五屆中國吳橋國際雜技藝術節。閉幕的時候,領導要求我們要把吳橋雜技節真正辦成國際性的藝術節,于是建造一所專門舉辦雜技節的場所勢在必行。河北省藝術中心就是為了吳橋國際雜技節量身打造的。記得那時候我幾乎每天24小時地呆在工地,盯著每一個施工環節的進程,怕出危險,又怕弄不好。

  1999年,河北省藝術中心竣工并投入使用。同年,中國吳橋國際雜技藝術節正式升格為國家級國際性藝術節慶活動。直到今天,吳橋雜技節依然在這里舉行,這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安慰。

  創造佳品 是我一生的追求

  說到這些年在國外的演出,讓我印象最深的是去德國比勒費爾德的演出。為了歡迎中國馬戲團的到來,他們給我們特意準備了一場煙火晚會。兩個小時的煙火表演,滿天飛花非常漂亮。那是令我一生值得驕傲和難忘的美好時光。我記得演出開場,全場播放《歌唱祖國》這首曲子,當時作為一名中國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與雜技打交道的時間越長,我越感覺到雜技有一種神秘的魅力。在雜技的一拋一接表演過程中,演員之間為什么能敢把命交到對方的手里?后來我想明白,原來雜技人都有著真誠、信任、敢于挑戰、不畏艱難險阻的精神,這正是我們的民族精神的體現。而這些精神正是讓我熱愛雜技,并為之癡迷一生的靈魂。我想也正是因此,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有多少藝術門類消亡,可雜技在歷經3600年依然存在,并將越走越輝煌。

  嘉賓簡介

  邊發吉,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副主席,河北省政協副主席,中國雜技協會主席,中國吳橋國際雜技術節評委會主席。代表作有《清宮樂韻》《夢幻西游》《流星》《輕蹬技》《圣壇祭》《百鳥衣》等。

責任編輯:楊 學靜
【糾錯】
在線評論
用戶昵稱:   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
驗證碼:           查看評論
相關稿件
新時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創建
先進典型
志愿服務
網絡公益
文脈中華
書讀中國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4844200&encoding=UTF-8&data=AEnqqAAAAAcAALW-AAAAAQAh6L655Y-R5ZCJ77ya5p2C5oqA57K-56We5p2C5oqA5qKmAAAAAAAAAAAAAAAuMCwCFGYmPLWogh5lCVvWaizBvP3oCXeZAhQyHKM3VHCsYO4hLefosSHtTDsDyw..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4844200&encoding=UTF-8&data=AEnqqAAAAAcAALW-AAAAAQAh6L655Y-R5ZCJ77ya5p2C5oqA57K-56We5p2C5oqA5qKmAAAAAAAAAAAAAAAuMCwCFHDdINv7xyDzKHzlUsjecH0uE-bsAhQu4Cx3SZegp565V5U856qdgAqWSw..&siteid=7
炸金花游戏大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