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當古老皮影戲遇到現代輕喜劇——看傳統藝術如何“潮”起來
發表時間:2020-01-20來源:新華社

  新華社西安1月20日電(新華社記者蔡馨逸)一塊幕布、一盞明燈,兩張方桌、五人戲班,幕布上,幾張皮影在藝人操控下,隨著時而婉轉、時而激昂的唱腔上下翻飛,演繹人間悲喜。這樣的皮影戲在中國流傳了千年之久。

  1月18日晚,在陜西大劇院里,平面的幕布變成立體的舞臺,被操控的皮影由活生生的演員替代,幕后的戲班走上臺前……當傳統皮影戲《閻王樂》遇到現代輕喜劇,古老的藝術會煥發怎樣的魅力?

  陜西大劇院年度自制賀歲皮影喜劇《封存的皮影寶盒之閻王樂》講述了渾渾噩噩度日的青年吳力,因為沒有人生目標被死神可圖選中。走在黃泉路上,成長于皮影世家的吳力想起了老父親教他的皮影戲《閻王樂》,將它作為“人生終曲”……

  “爸,當年您教我皮影戲,希望我傳承下去,我不知道自己能堅持多久。但今天,咱就好好地唱一回!”獨白過后,吳力緩緩戴上面具,化身皮影。與此同時,四位皮影戲老藝人登上臺前。鑼鼓點響起,一出“戲中戲”將全劇推向高潮。一曲唱罷,吳力幡然醒悟,重新找到人生的方向,可圖被打動,決定給吳力重生的機會……

  “《閻王樂》是皮影戲中傳唱度很高的一出逗樂戲,講的是癡迷戲曲的張三死后在地府里唱戲取悅閻王贏得還陽機會的故事。”吳力和張三的扮演者彌永恒說,“在劇中,吳力與張三的故事有相似之處卻又截然不同。比起吳力的無所事事,癡迷戲曲的張三活得更加純粹。通過這樣一出荒誕喜劇,我們對傳統皮影戲做了全新闡釋,希望引發當代觀眾對于生與死和人生價值的思考。”

  “以《閻王樂》作為戲劇核心,提取皮影戲的主要元素,把戲曲和戲劇結合,用演員替代皮影表演,將幕后的藝人請到臺前,讓觀眾把皮影戲的臺前和幕后盡收眼底,我們用這樣的方式對皮影戲做了創新。”“封存的皮影寶盒”系列作品制作人、陜西大劇院項目經理張嘉偉說。

  2016年,陜西大劇院啟動了“封存的皮影寶盒”項目,邀請老藝人一起探索皮影戲的創新表達。張嘉偉說,皮影傳承了千年,但現在卻因得不到年輕人的喜愛面臨斷檔,這個項目是想讓年輕人了解皮影,喜歡上這門古老的藝術。2017年,將行為藝術與皮影戲相結合的戲劇《封存的皮影寶盒》登上了第70屆愛丁堡國際藝術節的舞臺。

  在舞臺上,陜西省省級非遺項目同朝皮影代表性傳承人王進法和他的戲班子用最原汁原味的唱腔為整部戲劇點睛,贏得了現場觀眾的熱烈掌聲。

  這不是王進法第一次走進劇院參與非遺文化的創意舞臺呈現。今年78歲的王進法是陜西省渭南市大荔縣人,15歲從藝,隨著皮影戲一起走過人生沉浮。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皮影戲的土壤在鄉村,王進法跟著戲班子在農村“巡回”演出,到了九十年代,皮影戲的生存空間急劇萎縮,原先在大荔縣活躍著的數十家皮影戲班只剩下了兩家。近年來,在農村的演出少了,走進大劇院的機會多了,王進法從幕布后走到舞臺前,皮影從“獨角戲”變成了舞臺藝術中的重要元素。除了登上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的舞臺,王進法還去過美國、英國、法國等國家演出。

  “種種創新給皮影戲提供了與時俱進的發展方案,相信能讓更多年輕人對皮影戲產生興趣,改變傳承困境。”王進法說。

責任編輯:王欣舒
【糾錯】
  1. 字號加大
  2. 字號減小
  3. 打印
炸金花游戏大厅下载